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小说 > 黑夜玩家

155、【李有德】

    《韩非子·说难》里,对逆鳞有过记载与描写,这篇文言文或许不少人还在语文试卷里当过练习题做过。

    该文中写道,逆鳞是龙脖子上的一块倒着生长的鳞片,凡是触碰到逆鳞的生物,都会引发龙的怒火,有点老虎尾巴摸不得的意思。

    后来呢,许多网文小说把逆鳞写成了龙身上的弱点,就像是打蛇打七寸一样,实际上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至少路一白手中的两片逆鳞**,坚固的很。

    季德恳嘴里的话到底是不是实话,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这两片逆鳞到底是不是他埋的,他不承认路一白也没办法。但是很明显,他是知道逆鳞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或许季德恳此刻心里也很郁闷,这个路一白是不是有点太空闲了些?闲着没事去树底下挖那么深的坑干嘛?

    路一白把手中的鳞片放到了桌子上,扭头看了一眼窗外。

    黑胖正趴在树上,拿着平板电脑给小树人播放小姐姐跳舞的视频。

    小树人的树枝扭来扭去,跳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路一白不由在心中想道:“话说这逆鳞也是尸体上的一部分,而且是最重要的鳞片,小树人这样算不算是在坟头蹦迪。俊

    好吧,路老板的脑回路又开始偏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!”路一白听到了林小七的呼唤。

    只见她从自己的房间里光着小脚丫跑了出来,随着她的小跑,波澜壮阔,来势胸凶。

    她一屁股坐在路一白身边,道:“宵夜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路一白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,道:“那我下面给你吃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。 

    路一白起身,拉着林小七走向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去把夜依依也叫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嘻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月的乌城,夜里微凉。

    乌城忽悠总局的大忽悠李有德同志正坐在自己的车上,郁闷的吸着香烟。

    作为守夜人最忠诚的跑腿……呃是助手,协助部门的工作态度是极其认真负责的,尤其是像李有德这个工作狂魔所带领的乌城分部。

    领导李有德都在加班,是你你好意思回家吗?

    抱歉,好意思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李有德也不好意思让下属跟自己一样工作,毕竟人不是机器,他工作起来不要命,但也不能强求下属们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的观点很简单,工作的时候必须认真工作,轮休的时候就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是他也没权利发太多的加班费,没有加班费让别人加个毛哦!

    今天下午的时候,警局接收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报警电话,协助部门一般对于警局的资料都是比较留意的,怕是妖魔犯罪。很凑巧,这个报警电话有些灵异。

    老太太说,她所居住的老式住宅小区本来下个月就要拆迁了,可是最近每次遛狗走到一个拐角,狗总会汪汪大叫。而那个拐角处的灯泡也总是一闪一闪的,让一众遛狗老人心里慌慌的。

    年纪大的人,对这种神神怪怪的东西都是比较敏感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传言都说动物与小孩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哪怕是大型犬阿拉斯加,这么大的狗,路过那个拐角的时候都会狂吠,弄的遛狗老人们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李有德得知后,就准备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协助部门不会一有什么貌似和灵异相关的事情,就立马惊动守夜人,这样的话守夜人根本忙不过来,也体现不出协助部门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对于这类事情,李有德还是有些处理经验的。

    这不,他刚刚摸黑去了一趟这个老式小区所谓的灵异拐角处,然后蹲下身子一顿瞎摸,终于在两处位置摸到了一阵酸爽麻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式小区地下埋的电线露出来了,而且有点破损。”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灯泡才会忽闪忽闪的,狗类狂吠是因为它们被电到了,人之所以没反应那是因为鞋底的缘故,这么微量的电流,完全无感。

    他躺在车上吸了一口香烟,喃喃自语道:“可怜的宠物狗们,都可以加入花式虐狗系列里了。”

    像这类的伪灵异事件,李有德处理的很多。他以前当警察的时候就碰到过。

    那会儿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生瓜蛋子,有人自缢身亡,老警察就让他和另外一位新人把尸体取下来。

    结果尸体刚拿下来,喉咙里就发出了一阵呜咽声,类似于是……长舒一口气?

    另外一位新人直接吓惨了,李有德神经比较大条,还愣愣的抱着尸体,否则尸体指不定被砸地上。

    其实。还巧系醯氖焙蚝粑灰种,还有气被憋在胸腔里出不来,取下来的时候一下子通了,就自然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后来,那一位新人认了李有德当大哥,这人牛逼。ㄗ犹。

    “呼!”长舒了一口烟气后,李有德把香烟掐灭在了车内的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除了忙这些小事外,主要还是在搜寻着【卦神】,找到了一些零碎的小线索,可惜最后都断了。

    “烦呐!”他感叹了一句道。

    由于这段时间的高强度工作,李有德感觉到了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他把车窗留了一条小缝,把车门锁好,准备在车上小憩一会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陷入了睡眠之中,他最近真的太累太累了。

    睡梦里,他做了一个梦,一个他做过好几次的梦。

    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经历,就是梦到一些过去发生的事情,一些记忆里难以磨灭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一天,天空阴沉,是个阴天。

    还是警察的李有德接触到了一起人口拐卖案件,并且根据线索,找到了一处废弃工厂。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妖魔,而且是因为这种机缘巧合的现象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人口拐卖。茄胍⌒『⑸砩系南恃

    当然,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这玩意叫血妖。

    管你他妈的是人是鬼,那一刻的李有德只想着救下那个孩子,遍体鳞伤的情况下,枪没子弹的情况下,他还跟条疯狗一样像那只血妖扑去!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他看到一只利爪朝自己的脖颈处抓来,他在车子里惊醒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那么近。

    他还能在这儿做噩梦,说明他还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一把大黑伞突然冒出,在他眼中强横无比的血妖被一个男人轻松秒杀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穿着西装三件套,手上拿着一把龙蛇伞。

    伞柄上的龙蛇,在击杀血妖后,闪烁着妖异的光。

    他看了坐在地上伤口密布的李有德一眼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向李有德伸出一只手来,道:

    “小警察,有没有兴趣加入守夜人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李有德握住了那只手。

    ……